什么是真正的朋友?

老家的同学,结婚后因不能生孩子,被婆家嫌弃,被男人多次家暴,我把她带到西安,介绍给同事家当保姆,现在成了同事的嫂子。

小云,我在县高中读书的同桌兼舍友,大通铺紧挨着住了两年,上课座位也挨着,我们两家人住的村子离着两里地,我俩关系非常好,可以算是铁姐们。

我们的关系,没有因为我考上大学、小云落榜而疏远,那年月,我俩一直保持着每月一封信的频率相互关心着对方。我放假回家,她必定要到我家待两天,我再跟着去她家住两天,晚上我俩睡在我家小厢房的床铺上,有说不完的心里话。

1982年,刚满20岁的小云结婚了,嫁到了我们村子,男人家条件还行,四个姐姐,男人是老小,是被一家人宠着长大的。我对男人不太熟悉,只记得他和我哥打过架,脾气很暴躁,掂个砖头非要砸我家的锅。

刚结婚那两年,小云过得还算幸福,平时跟着男人、公公三人打理自家的承包地,婆婆在家做饭,她几乎不需要操什么心。

一年过后,眼看着一起结婚的其他人都当了爸爸妈妈,小云这边还是没有一点动静,婆婆先着急了,催着小云去看病。小云去县医院看过,那时县医院的条件很差,根本查不出所以然。后来又吃中药调理,一年又过去了,小云说,吃的中药有几麻袋,肚子还是没动静。

慢慢地男人的脾气变得更暴躁,觉得小云不生孩子,就害他家断子绝孙了,一言不合就动手。婆婆也对小云冷嘲热讽,说:“要你这媳妇,还不如养只鸡,养只鸡还能下蛋,养你能干啥?”

小云也倔,男人打她也从来不低头,就跟男人对打,可她哪里打得过人高马大的男人呢?经常被打的鼻青脸肿,浑身是伤。开始生气动手的时候,小云回过娘家,也说过想离婚回来,可父亲去世多年,母亲都要在两个哥哥家轮流生活,她回来能去哪?跟着母亲去哥嫂家家吗?

小云只好忍着,她越忍耐,男人越嚣张,一个村子的人都知道小云挨打受气,而且,大姑姐还当面说:“你赶快走,我娘还急着抱孙子呢?占着茅坑不拉屎的货”。

1987年,我回老家过年,和高中舍友小云见面,小云很憔悴,一见我就哭,说:“我都活不下去了,肚子不争气,男人隔三差五打我,婆婆也不待见我,一家人巴不得我离婚滚蛋,可娘家成了哥嫂的,我又回不去。”

我从老家回到西安,小云的事一直让我很担心。一次偶然闲聊,同事马工说:“老妈离不开人了,得给她雇个保姆。”这句话提醒了我,我问他:“我从老家给你找个保姆怎么样?”我俩一拍即合,我说:“我马上写信,给你叫人,”马工说:“顾姐,我给你出路费,你回去一趟,把人给接来怎么样?”

我请了几天假,回老家见小云,问她愿不愿意跟我来西安做保姆?第二天,小云不声不响的就跟着我上了来西安的火车,让家里人差点找翻天。

记得当时马工家给小云30 块钱的工资,照顾马工他妈妈,马工的妈妈年龄并不是很老,才六十多岁,因为车祸造成了高位截瘫,不能自理。小云农村人有力气,每天忙完了就把老太太背到楼下晒太阳,还给马工他们一家人做饭,洗衣,干了很多分外的活。

马工的哥哥在宝鸡到天水间的一个小站工作,是个铁路工人,不知什么原因离婚了。他们铁路上的人坐火车非常方便,每周都回来看老妈,一来二去的,对小云有了好感。

后来马工的哥哥直接就问小云:“我比你大八岁,就是个穷个人,看你人好,你要愿意,咱就在一起凑合着过,到时候,我要间房子,把妈和你都接过去。”小云求之不得,第二天晚上就跑到我家,跟我说了她的想法,作为朋友,我告诉她:“只要你想好了,我就支持你。”

小云回老家找男人离婚,男人早就等不及了,那边没领证的新媳妇都快生了,小云很快就回来,带着婆婆跟马工的哥哥去了一个叫拓石的地方生活,后来她们抱养了一个女孩,一家人生活的很幸福。

我和小云现在还经常聊微信,后来为了女儿读书,她们在宝鸡市申请了男人单位的福利房,在一个叫陈仓园的小区居住。

昨天,我和小云还相互拜年,也感叹我们都老了。

我觉得真正的朋友,不是挂在嘴上,而是把对方的事当事,会尽一切可能去帮助对方。

本文来自投稿,不代表小黑子立场,如若转载,请注明出处:http://www.yuanjiash.com/1499.html

(0)
上一篇 2023年1月28日
下一篇 2023年1月28日

相关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