雀舌 武夷岩茶,武夷岩茶雀舌品种的特点

丨本文由小陈茶事原创丨首发于头条号:小陈茶事丨作者:村姑陈《1》说起雀舌,你会想到什么?是鸟儿的嘴,还是长颈鸟喙者可共患难不可同享乐?我,会想到

今天,小编要为大家讲解的内容是武夷名丛雀舌,武夷岩茶里香气zui具辨识度的那朵,白色曼陀罗花,这是因为有很多的朋友对于雀舌 武夷岩茶,武夷岩茶雀舌品种的特点,雀舌武夷山岩茶等问题不是那么的了解,对此,小编就为大家整理出了以下内容,大家可以跟着小编一起来看看

丨本文由小陈茶事原创

丨首发于头条号:小陈茶事

丨作者:村姑陈

《1》

说起雀舌,你会想到什么?

是鸟儿的嘴,还是长颈鸟喙者可共患难不可同享乐?

我,会想到烈日,暴晒,汗流浃背,以及,看到雀舌茶青终于长得像尖尖鸟嘴的惊喜。

前几天去看雀舌茶园了。

想知道它们在这烈日下倒底过得好不好。

一看,惊喜莫名。

随着惊喜,就是顶着下午两点最盛的艳阳,在茶园里蹲了半天,代价是整件旗袍贴在身上,外加小腿上一片荆棘划伤的红痕。

惊喜的原因,是雀舌的叶片形态,终于正常了——符合了它的名字特征——尖尖似鸟嘴。

在春茶季,列位看官看到过我发的雀舌茶青的照片,想必跟我一样,有着深深的疑惑:这叶片跟袭人似的容长脸,哪有半分鸟嘴或者鸟舌的影子?

到现在这个季节来看茶青,便大大放下了心。

这季节的茶青叶片,深绿色,有苍老的蜡质层,小叶尖细,根部略宽而尾部略细,叶沿锯齿尖尖,怎么看,都是鸟嘴壳的样子——尖,细,硬,还略有勾。

终于名符其实了。

《2》

查了罗盛财老师的名丛录,发现,他记录下来的雀舌这个品种的照片,同样是两张,同样是两个季节拍的。

一是春茶季,拍的茶青照片,叶片略宽,油嫩。

二是深秋或者冬季的照片,茶树开始开花了,叶片间遍布白瓣黄蕊的小灯笼似的花朵,彰显着季节特征。

这开花季节的雀舌,叶片便似今次村姑陈拍到的这般,微向内卷,叶片细尖,蜡质层粗硬,整体造型似张开的鸟嘴,而最顶心的那颗小芽,娇小细小尖似鸟舌。

可见,在不同的季节,雀舌这款名丛,是会焕发着不同的生物性特征的。

就像白鸡冠和北斗,只有在发芽的季节才能找到它们明显的品种特征——一个是娇嫩的鹅黄色,一个在树顶上铺了一层带紫的红色嫩叶——在茫茫茶山树海里,远远的,仅凭茶树的颜色就能找到它们。

雀舌亦是如此。

在这个初秋季节,叶片宽泛的茶树极易晒伤晒焦的季节,它聪明地把叶片卷了起来,像花朵一般收了起来,面积变小,防晒性能便增强了许多。

这样的雀舌,适应性更强了,外观上,也更像鸟嘴了。

更具备名丛应有的外观优势。

更有范儿了。

《3》

今年的雀舌,品质高的并不多。

天公不作美。采茶的那几天,雨水太多。

晚生种的雀舌,在5月中旬开始采,那几天,采到一半,下雨了。

第二天接着采,采到一半,又下雨了。

第三天早晨下雨了,到下午两点多,才可以开始采一波。

欲哭无泪。

挑啊挑啊挑啊,才挑中了一桶青。做了这一批雀舌。

焙了一道火,又炖了一道火。

第一次喝的时候,觉得清新淡雅,有人淡如菊之感。第二次喝,隔了一星期,变了。变得稠滑,变得温润,变得像一杯加了妖娆花香的老白茶。

内敛而深刻,却又娇俏可人富有情趣。

是人群中,不可多得的那朵解语花。

是名丛里,香气最具辨识度的那朵,白色曼陀罗花。

武夷名丛雀舌【品鉴笔记】

第一冲:

微微的焦糖香,是盖香的前调。

许是刚炖过火的关系,焦糖香纷扰在盖上,以致于雀舌那闻名遐迩的妖娆脂粉香,也闻得不那么明了,只是细淡的几丝,仿佛雪白的山茶花瓣上,若隐若现横着的那条细线。

须臾再闻,大约是三分钟后,盖上的香气转为了蜜饯般的干果子香气,有点甜,有点发酵后的李干梅饼式的果香。

这果香伴着焦糖香与浅淡的药香,十分地浑厚,十分地舒适好闻。

有一种食物的丰腴之美。

汤水细腻而柔滑,仿佛丝绢拂面,仿佛山温水软的江南,只一口,便能坠入那温柔乡中,只认他乡是故乡。

水中焦香盈盈,花香温婉,不似往年那样娇媚,而是温柔入骨,细滑曼妙。

就像韦小宝在众人中一眼望见阿珂。

一眼,便是万年。

第二冲:

浓郁的焦糖香与果香,是盖香的前调。

随着热汽的蒸腾,它们喷薄而出,甜美迷人。

盖香略凉,木质香显现了出来,像是薄雾散去之后,凸显出来的山峦轮廓——黛青色,甚为俊秀。

再闻,盖香上终于出现了清盈的花香,这花香来得太晚,太迟,却独具特色,是婉娈柔顺的,是清香扑鼻的,是娇憨俏丽的,是清鲜甘醇的。

是集秦淮八艳的美丽于一身的。

李香君是香艳的,董小宛是清丽的,柳如是是刚毅的,顾横波是秀雅的…..

汤水细滑,香浓。

水初入口,是香,是软,是丝绢。

继而,水在口中化开,生成一层细细的水膜,这膜又香又滑,像一块沉香木,持续散发着幽幽的花香,清淡又雅致。

汤水咽下,之后数十分钟,口中花香犹存,鲜香犹存,焦香犹存,是落日余晖中的晚霞,映着金光,映空千里。

第三冲:

木质香成为了这一冲的前调,氤氲直上,冲鼻而香。

这是老树的标志。

紧接着,兰花香,桂花香,栀子玉兰米兰含笑七里香……等等花的香气纷至沓来,仿佛一个芳香分子搭成的舞台,你方唱罢,我登台,热闹极了。

焦糖香隐于幕后,成为了第三层。像一个隐士,安静地作着诸般纷纭花香的陪衬。

最后的最后,是一层闻上去微微有点辛辣感的木质香。

姜桂之性,老而弥辣。老树雀舌,果真不同凡响。

汤水略有加深,是深深的琥珀原石的颜色,橙黄,明亮,透着光,有微微的光晕。

汤感细滑,香,软糯,轻盈地滑过舌面,滑下肚肠,留下香汤一线,在喉间,在舌边,在咽部,缓缓香来。

这汤水像极了一层细细的薄雾,又像一座轻盈的瀑布,飞流直下三千尺间,芳香分子早化作水珠,碰撞飞溅入我们的鼻息。

美,唯一个字而已。

第四冲:

木质香仍然是前调,花香是中调,焦糖香是尾调。

以浓度而言,花香最浓,木质香次之,焦糖香弱化到成为了哈雷彗星的尾巴似的,一条淡淡的星云,划过夜空。

以层次变化而言,花香层次最丰富,仅揭盖闻香的一瞬,鼻间便能感受到近十种能叫得出名字的花香,仿佛十数位娇娥,穿红着绿,巧笑嫣然而来。

娇娇俏俏,美丽动人。

尾调上仍然是淡淡的辛辣感,是老木头的味道,微微的辣,展现着粗老的木质层,苍老的表皮层的岁月风味。

是普通雀舌,所不具备的成熟与老练。

汤水中的辛辣感明显加强了,像是水膜破后,银瓶乍破水浆迸那种撕裂感。

然而,水中的细滑度,并未下降,可见,这辛辣感与盖上的木质香一样,是这款雀舌树龄苍老的标志与见证。

啜在口中,茶汤仍然是柔软的,细腻的,香浓的。

回甘里,生津甜丝丝,配着花香盈盈,焦香阵阵,木质香悠长,这种汤感,甚少在雀舌这般以香气取胜的岩茶当中喝到闻到,真真是意外极了。

稠滑又花香丰腴的茶汤包裹在舌面,持续性散发着,芳香。

这感觉,美好极了。

【后记】

这款雀舌,火工会比往年要重一点点。

但花香仍旧保留得极佳。

最可圈可点之处,在于它的辛辣感,那种老木头的丛香,极为舒适,也极少极少在雀舌茶汤中喝到。

稀罕极了。

这款雀舌,村姑陈很喜欢,也希望,列位看官能喜欢。

喝水的,可以从中感受到它的细滑茶汤;喝香的,可以从中感受到它缤纷似落英的花香。

像是兼美。

大家都爱了。

原创不易,如果您觉得这篇文章对您有帮助,请帮忙点个赞。

关注【小陈茶事】,了解更多白茶,岩茶的知识!

小陈茶事村姑陈,专栏写手,茶行业原创新媒体“小陈茶事”主笔,已出版白茶专著《白茶品鉴手记》,2016年-2020年已经累计撰写超过4000多篇原创文章。

本文内容来源于网络,只做分享,不修改内容中任何文字。,如若转载,请注明出处:http://www.yuanjiash.com/6715.html

(0)
上一篇 2023年3月13日
下一篇 2023年3月13日

相关推荐